最高法:当前中国离婚率居高不下 家庭暴力更加隐蔽复杂

  • 时间:
  • 浏览:696469

▓扑克软件下载▓GGPoker授权(ggn666.com)GG扑克为亚洲最有实力最大的一家国际线上扑克平台,拥有正规bmm公平认证牌照,提供一个正规安全有保障的扑克游戏环境,注册加入马上玩,GGPoker扑克游戏平台与全球玩家一起同乐“主播新势力”北京电台第六届全国主持人大赛全面启动

  当地人承受失去亲人之痛、美墨边境“非正常”状态持续……记者探访美国疫情中心埃尔帕索

  在美国首个新冠肺炎确诊人数突破百万的得克萨斯州西部,拥有约68万人口的埃尔帕索成为过去一段时间美国新冠肺炎疫情的“震中”。近日,央视记者徐德智就走入了埃尔帕索,对当地严峻的防疫形势进行了探访。

  记者走入疫情中心埃尔帕索

  很难想象,这样一个坐落在美国和墨西哥边境沙漠中的小型城市,会遭到新冠病毒如此巨大的冲击。过去几周以来,埃尔帕索的病房使用率高达100%,很多重症患者甚至只能被送往将近900公里以外的圣安东尼奥进行治疗。

  在埃尔帕索大学医疗中心外,我们看到了临时搭建起来的帐篷。据医院介绍,由于新冠病毒感染人数过多,医院已经不再对访客开放,而出现新冠病毒感染症状的病人也进行了分流,那些确诊为中度以上症状新冠肺炎的患者,才能从那些进行急救的帐篷区中的独立入口进入医院。而由于医院的接诊能力,轻症患者将被医生要求自行回家进行隔离。

  除了普通医院,10月底,位于埃尔帕索市中心的会议中心部分区域也被改造成了临时医院,最多容纳100名病人。往日神色匆忙进入会议中心的诸多展商和游人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护士、医生等医疗工作者。由于严格的保密规定,所有人员都拒绝了我们的采访,甚至连目前医院内的病床使用情况也拒绝透露。

  而埃尔帕索逼近1000人的死亡病例,也使得这座小城的丧葬设施捉襟见肘。为了存储更多死者尸体,埃尔帕索调用了10辆冷藏卡车。而随着新冠肺炎导致的死亡人数上升,尸体搬运工也出现不足,导致一度动用服刑犯人进行工作。

  工作人员把冷藏车打开,一个一个将尸体运往别的地方。就在不远处,直升机轰鸣着划过天空,将病人送往医院。周边的居民告诉我们,这样的场景在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他们一天能够看到四五次。种种迹象显示,尽管埃尔帕索的疫情已经开始进入稳定期,但防疫却依然严峻。

  当地人承受失去亲人之痛

  在如此严重的疫情下,几乎每一个埃尔帕索人背后,都有一段关于新冠肺炎的悲伤经历,其中很多人甚至承受着失去亲人之痛。

  埃尔帕索社区学院董事会成员之一的邦妮·纳赫拉(Bonnie Soria Najera)一家的遭遇被美国媒体广为转载。

  今年5月15日,纳赫拉母亲在新冠病毒检测阳性入院后,情况迅速恶化而去世。随后,她父亲也被确诊。当纳赫拉在准备母亲葬礼时,却传来父亲去世的噩耗。

  纳赫拉说:“我接到电话,电话铃响了,他们说你爸爸心跳停止了。我们试了两次电击,也试了心肺复苏。我们现在怎么做?我们要停止尝试吗?还是要继续?你知道么,这……我是说,我怎么能作这种决定,他是我爸爸啊!”纳赫拉几乎哭了出来。

  随后,纳赫拉也被确诊。尽管她成功康复,但她的姑姑8月因为新冠肺炎去世,9月他的堂姐去世,11月又一位姑姑和姑父因为感染去世。 短短半年时间,6名家庭成员因为疫情去世。她对于那些无视疫情的人感到愤怒。

  纳赫拉说:“我很伤心的是,因为我知道有人了解我们经历的一切,他们在我的遭遇中留言说他们很难过我失去了亲人。真的吗?你们真的很难过吗?因为你们还在聚会的时候看起来可不难过,你们在为你们的爱人和他们的生命带去风险。”

  甚至,在我们在新冠病毒测试点的随机采访中,也能够听到这样让人悲伤的故事。被测试者告诉我们,他们之所以想要在这里进行测试,是因为他们想要更加了解自己的状况,以保护自己的家庭、保护自己的社区。

  赛克特·巴拉干(Sector Barragan)和他的家人一同前来进行测试。他也经历了跟纳赫拉类似的遭遇。他说自己从10月底就在家自行隔离了超过30天,这是他这一个多月以来头一次出门。

  赛克特·巴拉干说:“我有三个朋友过世了。他们是同一个家庭,一个接着一个去世,太让人难过了,我们要确保不会把病毒传播给其他人,这是非常重要的。我们今天来检测不是为了保护自己,而是其他的人。”

  巴拉干告诉我们,他想对那些至今仍然不相信新冠病毒存在的人说,大家应该最好停留在家里,因为这一切都是真的,一切都可能让你失去朋友和亲人。

  在疫情严重的当下,埃尔帕索不少人已经意识到必须行动起来阻挡病毒继续肆虐。但是他们为此却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美墨边境“非正常”状态持续

  埃尔帕索是美国重要的边境城市,这里的北帕索国际大桥(The Paso del Norte International Bridge)口岸是美国最繁忙的口岸之一,根据统计,在疫情前每年有超过1000万人在这里进入美国。有人认为3月美国实施和墨西哥、加拿大的旅行禁令后跨越边境的人减少了,不过也有人不这么认为。

  本杰明是一名卡车司机,他们一家人正准备从桥上前往墨西哥华瑞兹城,探望在那里的亲戚。他说,现在开往美国的车辆一样要排很长的队,才能入境。

  本杰明说:“我觉得都差不多。你看桥上排队的车,这跟之前一样,还是要等两个小时,都一样。我不觉得有什么不同或者施加了什么限制,比如不许让人入境。”

  不过即便他不认为边境真的有限制,但仍然感到疫情对亲人生活带来的冲击。“墨西哥的情况是很多家庭正在挣扎。所以我们要帮他们,我买了好多比如香肠和罐头(去看他们)。”

  实际上美国、墨西哥和加拿大三国的边境管制措施已经实行有半年多了。现在看起来似乎跨越边境的车辆和人流仍然很多,甚至排起了长队,但是海关的官员告诉我们这跟在疫情之前比起来,其实已经少了非常多。

  尽管可能边境限制并不严格,但根据美国交通部截至今年9月的数据,疫情暴发后从4月开始,不管是巴士、私人车辆还是行人,在埃尔帕索过境数量同比都下降了超过50%。过境时间并没有因为人数变少缩短,是因为口岸本身为防疫需要,也缩减了工作人员,关闭了多条车道。

  由于疫情和旅行限制,那些靠在边境协助运送墨西哥商品到美国的工人们,明显感受到了不同。

  在口岸接人工拉货到美国业务的乔纳森说,生活在华瑞兹城的人会来买东西。所以现在我们没有那么多客户,所以生意变差了很多。实际上我们一周就工作30个小时,我觉得所有的商家都差不多。

  确如乔纳森所说,不但工人们工作时间因为疫情减少了,实际上在埃尔帕索口岸对面的各类小商贩也能明显感受到生意不如以往。有商贩甚至告诉我们,每天下午4点过后,就几乎没有了客人,他们只好关店。

  从不断攀升的新冠病毒感染和死亡人数,到受到限制而低迷的跨境人数,埃尔帕索这个美墨边境的城市,从医疗体系到商业活动都在受到疫情的巨大冲击。但疫情的持续让埃尔帕索之痛,很难在短期内看到尽头。(央视记者 徐德智)

【编辑:黄钰涵】